小蝌蚪app宣传

2021年6月18日 未分类

第三次!;r /

;r /

他,居然第三次出现了!;r /

;r /

所有人都发木,表情僵硬,这实在是见鬼了!;r /

;r /

最可气的是那张笑脸,一次比一次灿烂,把星星和月亮都比下去了,他主动面对着群雄,就那样站在那里笑。;r /

;r /

“见鬼了,怎么又是他啊!?”终于,有人的的嗓音提高了八度,尖声叫嚷,这太邪门了。;r /

;r /

一次又一次,这在考验众人的神经吗?双重身份,三重身份,实在是挑战人的心情与感受,一大群人都木了。;r /

;r /

向日葵气质美女大波浪卷发娇嫩红唇白瓷肌肤图片

他的那种表情实在是,有些不出的味道,跟花骨朵是的,莹莹灿灿,鲜鲜艳艳,在那里瞟众人,有点欠揍!;r /

;r /

“不可能,绝不可能!”有人受不了这种刺激,大叫了起来,了解内情,知道莫铮是谁。;r /

;r /

“他死在了下界,早已确定,怎么可能还会蹦跶出来,这绝对有问题,而且是大问题!”有强者大声喊道。;r /

;r /

这种场面太诡异了,一两次也就罢了,他居然第三次冒头,折腾人的神经,让一群教主都无言了。;r /

;r /

特别是,一群与古牧有关、与道有仇的人,觉得被羞辱了!;r /

;r /

这绝对是故意的,这个少年故意寒碜人,一次又一次以不同身份跳出来,瞧笑成那个样子就知道,从头到脚坏透了!;r /

;r /

“我不相信是他,一个被多方证实,很多大族亲眼见证死去的人,怎么可能还复活。而且活蹦乱跳的来到了上界,这有阴谋!”;r /

;r /

有想法的人不少,就是一些天神都这样认为,因为接受不了所见到的情况,觉得这是冒牌货。;r /

;r /

这个地方不能平静,嘈杂了起来,不知道有多少人涌到这块石碑前,盯着那个少年,大声议论。;r /

;r /

一瞬间,这里跟洪水冲过一般。轰隆隆作响。因为人声鼎沸,太多的人在谈论。;r /

;r /

这让人觉得不可思议!;r /

;r /

“诸位,我觉得这肯定是一场阴谋,是假的!”有人死不认账。这样说道。;r /

;r /

仙古。青石台阶上。;r /

;r /

莫铮神觉超凡,自然有感,他知道有人第三次刻写他的名字,在借助仙道花瓣观看他此时的动态。;r /

;r /

故此,他非常配合,开心的笑着,努力的挺胸抬头,对着虚空,笑容很纯很真,还眨了一下眼睛。;r /

;r /

此外,他还挥了挥手,一副自来熟、跟所有人都打招呼的样子。;r /

;r /

外界,一群人吐血,这小子脸皮真厚啊,这是在故意气人吗?;r /

;r /

“唉,终于进仙古,不用被一帮老不要脸的家伙惦记了,可以做回自己了,等我出去要你们好看。”;r /

;r /

莫铮轻语,外界不能听到,但是却可以看到他的嘴型,这是一群什么样的人?神灵居多,自然可以明白其意。;r /

;r /

当场,一群人脸色发黑,难以自制。;r /

;r /

尤其是妖龙道门、火云洞、罗浮真谷等,这些道统最窝火,刚才觉得,终于知道仇人是谁了,确定了身份。;r /

;r /

结果,才没多久,又发现,那依旧不是真身。;r /

;r /

直到这一刻,他们才最终明确,那家伙是谁,这实在是耻辱与悲愤,一群真神眼睛冒火,恨不得吃了他。;r /

;r /

就是一些天神也受不了,看着他欢乐开心的笑,所有人都觉得被抽了一巴掌,这么的响亮。;r /

;r /

“从此做回自己,还我真尊!”;r /

;r /

莫铮说道,用力揉了揉脸,并且身体也在展动,四肢百骸噼啪作响,跟炒豆子似的,肉身一下子舒畅了。;r /

;r /

他样子变了,眼睛依旧清澈明亮,容貌却俊美了不少,清秀中带出出尘的气质,称得上丰神如玉,超凡脱俗。;r /

;r /

如今,他已经长大,比之几年前的稚嫩样子,现在无疑成熟了,俊朗而又超然,有种仙道气韵。;r /

;r /

“我发誓,从此做自己,再也没有人可以为难我!”莫铮郑重起誓,他要在仙古变强,壮大己身,让实力猛增,主宰自己的路,不用再化作他身。;r /

;r /

“是他……真的是他!”;r /

;r /

外界,有人怪叫,彻底认出,这绝对是当年那个少年,他比以前高了一头,更加非凡了。;r /

;r /

修长的躯干,浓密的黑发,精致的五官,长长的睫毛,灵动的大眼,再加上如玉石般晶莹的皮肤,他整个人都流动着宝辉,有种难以言喻的风采。;r /

;r /

“怎么会是他?!”这一刻,冥土的人暴了。;r /

;r /

“一个死人,居然又出现了,是他破坏了我的大计!”天国滴血的战场中,也传出阴森而冷酷的声音,带着无边的愤恨。;r /

;r /

七神下界,结果被一个少年阻止,部击杀,就是此人,而他居然还活着,并且来到了上界。;r /

;r /

“铮儿!”;r /

;r /

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声,在秦族那里响起。;r /

;r /

秦婉仪早已泪水模糊了双眼,她简直不能相信,那道身影是真的,多少次在梦中惊醒,枕边被泪打湿。;r /

;r /

多少次思及,多少次怀念,常常想起下界那个孩儿,以为再也见不到了,不会再出现。;r /

;r /

可是今日,在这里,在仙古内,那个活泼灵动的少年,竟然对她灿烂的笑,是那样的生动,他……还活着!;r /

;r /

周围的人侧目,看着这里,这是莫铮的母亲?一个年轻至尊的生母!;r /

;r /

秦族的人发呆,都没有想到,会有这样一幕,那少年活的如此健康,甚至可以说,比真龙都结实!;r /

;r /

他做了太多的“大事”,哪一件不惊动十方,捅破了天,结果依旧无恙。;r /

;r /

“老天你终于长眼了,将我的孩儿还了回来。”秦婉仪在哭泣,也在笑,情难自已,盯着石碑,看着那少年。;r /

;r /

莫峰呼吸急促,握紧了拳头。他血液沸腾,自己的长子还在世间,让他觉得整片天空都有了光彩。;r /

;r /

“好,铮儿,你比我们强太多了,依靠自己,活了过来,而且来到了上界!”莫峰低吼,虎目中也有泪水,滚落下来。;r /

;r /

这一刻。夫妻两人惊喜的同时。也有无尽的愧疚,他们觉得没有保护好莫铮,让他自幼吃苦,受尽了磨难。;r /

;r /

而且。最后时。更是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去。却束手无策。;r /

;r /

最为让他们揪心以及自责还有心痛的是,莫铮在死前,竟然将自己的神魂交给了唯一的弟弟。;r /

;r /

那一日,他们失魂落魄,整片天空都是灰暗的,原本还在想是否可以用秦铮体内的仙骨救长子,可是一而再的犹豫,错过了时机,而最终却是长子将自己的仙魂给次子。;r /

;r /

每一次想起,他们都想大哭,为莫铮而哭,觉得他可怜,太可怜,自幼不曾被照顾好,还让他受了那样的委屈,经历无尽的磨难,最终还要一个人孤独的躺在下界冰冷的坟墓中,他们不曾陪伴过。;r /

;r /

“好一个莫铮,都以为你死了,却自己摸索了上来。”有人说道,了解内情。;r /

;r /

“怎么会是他,如何活过来的?!”魔葵园之主,声音冰冷,带着杀意,甚至向秦族这里扫了一眼。;r /

;r /

不老天尊面色平静,没有理会。;r /

;r /

“吼!”;r /

;r /

冥族那里,出现一座白骨山,黑雾缭绕,上面立着一条高大的身影,正是冥主,他缺少血色,脸色苍白,目光慑人之极,一声吼啸,冥气滔天,死亡气息弥漫。;r /

;r /

昔日,冥土、兽海、仙殿、天国、魔葵园等十几个大势力,费尽了心机,付出了极大的代价,战天意,才送下去一批人。;r /

;r /

结果只有七神活下来,可却被一个少年部击杀,破坏了大计。;r /

;r /

要知道,当年冥土可是付出了一具至尊级的虚空兽骨,那是无上瑰宝。;r /

;r /

此外,天国也曾付出一件虚空熔炉,当中可是掺杂了虚空仙金。;r /

;r /

“一个小小的蚂蚁,干扰我行事,还爬到了上界来,等你出来,定会祭滴血魔剑!”血色战车内,天国之主冷幽幽的开口。;r /

;r /

所有人都是一呆,这是上界的恐怖头子,多少年不曾出手了,居然要为了一个少年祭滴血魔剑!;r /

;r /

“杀了我仙殿的仆人,不能这么揭过去。”仙殿那里也有人开口。;r /

;r /

……;r /

;r /

这是一场风暴,众人确定,这就是莫铮,那个来自下界的少年,不会有误。;r /

;r /

这里惊起了滔天波澜,道、古牧、莫铮,三种身份,任何一种都是一个传奇,干了许多惊人的大事。;r /

;r /

如今三身合一,彻底曝光,引发哗然,所有大教都觉得不可思议。;r /

;r /

仙古内,石阶上。;r /

;r /

莫铮仰着头,看着虚空,道“我猜,很多人在看我吧。”;r /

;r /

他说对了,但是却绝对想不到,会有多少人,整片上界能来的那些修士,此时几乎都在盯着他,万众瞩目远不足以形容。;r /

;r /

“我想,一些老家伙要疯了吧,在对我发狠,不过有什么用呢。天国那老乌龟最凶狠,是不是想着刺杀我,没关系,等我出去,我会去剁你的,另外,你好像有弟子徒孙进来吧,你们不是号称杀道神人、刺杀手段无双吗,回头我部怕死,叫你们在鬼鬼祟祟、没本事暗中下毒手。”;r /

;r /

众人听不到,但却看到了他嘴唇在动,明晓了是何意,都发呆,甚至一些人差点大笑出来,他居然敢调侃、讽刺天国之主。;r /

;r /

当然,也有人想咳血,比如那杀道神人们,都眯起了眼睛,寒光闪烁,指节都捏青了。;r /

;r /

“想对付我的人不少吧,冥土那货,肯定也不是好东西,半人半鬼,到时候也跟你们算账。对了,我从没有吃过冥族呢,到时候烧烤非人形的冥族强者,尝尝鬼是什么滋味。”;r /

;r /

这番话语一出,许多人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,也有一些人干瞪眼,更有不少人想笑,什么都敢吃?;r /

;r /

“我可不是在说笑。”莫铮咕哝,而后又道“仙殿,太虚伪,当年群殴我至尊一脉。如今我要在这仙古,将你们的传人揍成八瓣!对了,这仙殿传人每次出行都很得瑟,还有老奴跟随,排场那么大,该不会是仙殿中沉睡的那个老家伙的私生子吧?”;r /

;r /

众人无言了,这小子,嘴巴好毒啊。;r /

;r /

与此同时,有人感应到。那悬在虚空中的古老铜殿。轻微一颤,显然里面的人被气了个不轻!;r /

;r /

“天人族来了吧,忘恩负义的一群鼠辈,你们早就知道我身份了。一直不说出。想独吞我的鲲鹏宝术等。真不是东西。”莫铮说道。;r /

;r /

这些话一出,天人族所人都变色,这小子太狠了。其心可诛,这是在说给各教听,揭露天人族的底。;r /

;r /

“我们此前也不知,他在乱语!”天人族有人急忙站出,给予否定。;r /

;r /

“我想以他们的性格,肯定会极力否认,从来都是表里不一,忘恩负义。”莫铮说道。;r /

;r /

外界,天人族大恨,这……堵死了他们的路啊,还能说什么。;r /

;r /

其他道统的人看向他们,神色都异样。;r /

;r /

“妖龙道门、火云洞、罗浮真谷等,你们这些道统,号称与世长存,看守道州,真是无耻无德无人性,我的祖先在镇守边古牧,你们却污蔑他的后人,当作囚徒。”;r /

;r /

这样的话语一出,上界各教都震动。;r /

;r /

“我记得,你们威胁我,说你们的族群有初代,有古代怪胎,我在期待,一定要在仙古统统干掉!”;r /

;r /

外界,火云洞、妖龙道门人简直要疯了。;r /

;r /

不仅是他们,但凡被点到名字的道统,那些人都脸色发黑,心中憋着一股怒焰。;r /

;r /

这……绝对是故意的,这种笑,这种灿烂,对于很多道统来说,这裸的嘲讽,是一种羞辱。;r /

;r /

“你,必死在仙古!”有人诅咒。;r /

;r /

“我猜,相关的人都在咬牙切齿吧?”莫铮平静的说道,依旧是看着虚空,道“连老天都收不了我,让我坟墓中爬出来,好好的活着,你们为自己的弟子门徒祈祷吧!”;r /

;r /

说到这里,莫铮霍的抬头,整个人的气势一下子暴涨,如同一尊魔王!;r /

;r /

“那些人不要惹我,不然镇杀的镇杀,吃掉的吃掉,暖床的暖床,一个都跑不了。”他张扬的说道,哈哈大笑。;r /

;r /

一些大教的人在震怒的同时,心中也是一凛,他们想到了很多。;r /

;r /

他靠自己,一个人来到上界,化身为古牧,道,闯下了赫赫威名,至今都不曾动用最强宝术与神通,到底多么强大?;r /

;r /

所有人都一阵发毛,这个少年……了不得,没有仙魂,同样有无敌之姿,仙古多半要因他而乱!;r /

;r /

“终于可以放手一搏了,不用在压制,所有宝术都可以施展了!”莫铮说道,与此同时,他的背后出现一对巨大的鲲鹏翅,若垂天之云,伴着滔滔神光。;r /

;r /

显然,那种气息太浓烈了,惊动了他身后很多生灵,其中有人惊疑,暗中出手。;r /

;r /

结果,他双翅轻轻一震,身后那里,轰的一声,那些出手的生灵部爆碎,化成血雾与碎骨!;r /

;r /

魔王姿态,尽展无疑!;r /

;r /

这让外界众人看的大惊,他要放手一搏,将会比古牧、比道更恐怖,真不知道会要掀出怎样的大风浪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