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司机草莓app下载

2021年6月18日 未分类

..co,最快更新小妻吻上瘾最新章节!

白洛迩望着昭禾,温和地笑开了:“信我?”

昭禾嘴角边是酱汁,小手里还捏着鸡翅,笑着道:“我信!无条件信!”

想了想,她低下头,又道:“以后我就跟着混了!”

她耳根发烫,也没敢看白洛迩的脸,也不知道他会怎么回答。

“好。”

白洛迩给了她一个字,外加一筷子红油猪耳。

午餐后,白洛迩就令人去教室,把他跟昭禾的物品都取了回来。

沈玉英打了鸡血般,就在院子里冲洗芦草,修剪、晒干、编织,她脑子清楚,手艺过硬,准备给白洛迩编织一个最独一无二,最漂亮的门帘。

时光一日日过去。

转眼间,四个多月过去了,再有十天就过年了。

而这四个月多月的时间里,昭禾被白洛迩养的白里透红、粉雕玉琢的,就连往日里干巴巴的小手都变得软乎乎的,有肉了。

韩国女孩Yurisa颜值逆天

白洛迩还特别喜欢打扮昭禾。

他会亲自给昭禾梳头,每天都梳,给她扎各式各样的小辫子,给她做各式各样好看的衣服。

入冬以来,昭禾光是新鲜棉花跟纯棉的布料制成的各色小夹袄、小花袄、小背心什么的,都满满的一柜子。

她现在被养的也白净可爱,穿上好看的红色小花袄,有一回她来了兴致,亲自跑邮局去给清禾寄信,村里的人见了她这脱胎换骨的变化,都不敢认她了。

而她这段时间除了功课上勤勉,就连修行也非常勤勉。

她已经可以结出一个完整的结界了。狐狸大仙最新教给她的,是腾云术,可是她胆子小,第一回被狐狸大仙带上天,她就吓得哇哇大哭,以至于现在,她是半点长进都没有,生怕自己一个练不好,从云端跌

落下来,摔成了肉饼。

白洛迩的小院,如今有了沈玉英在,也尝到了许久不曾尝过的家的感觉。

比如沈玉英给他精心编织的门帘,还有房梁上晒着的一块块的咸肉、香肠、辣椒、玉米棒子什么的,让这个清冷的小院子顿时热闹了起来。

而昭禾也把那一万块钱的存折给了沈玉英。她说是自己打的猎物,居然在城里的大饭店特别受欢迎,人家给的钱也多,沈玉英自然是信的,只是追问昭禾到底卖了什么猎物,昭禾说是袍子,沈玉英一听吓坏了,让

她往后不可再冒险。

有了钱,沈玉英便有了底气,再加上清禾几乎每个月都会寄信过来,有时候还会寄照片,她心里更是舒坦了。

这天院子里,家丁们都在说,最近村子里发生了不少离奇的事情。

白洛迩偶尔听见,便竖起了耳朵,让他们娓娓道来,不要藏着掖着。

毕竟他带着龙儿隐居在此,任何风吹草动都要注意,龙儿的安危,比天大。家丁们就说,先是村里的鸡,一只只被咬死,然后浑身的血都被吸干,再是村里的狗,一只只被咬死,浑身的血都被吸干,今天早上,终于有人发现,就连牛棚里的牛,

都被咬破了脖子,都被吸干了血。

起初村民都以为是黄鼠狼干的。

黄鼠狼是黄大仙,不能得罪,只能认命!

只是,黄大仙不可能喝狗血、喝牛血吧?

所以现在,村子里人心惶惶,都不知道要怎么过这个年,生怕村里的所有畜生都死完了,就该死人了,因为那个妖怪没血喝,最后肯定要喝人血啊!

白洛迩细细琢磨着,让家丁便衣出去,与村民随意聊天,再探探具体情况。

他表面上不动声色地教导昭禾,晚上,又给昭禾布置了好多作业,叮嘱她不许乱跑。

深夜,他隐身腾空而起,置身于星光之下,置身于村庄之上。

屏气凝神,动用灵识,细细搜寻村里的每一个可疑之处。

待他睁开双眼,却惊觉不远处半山腰的湖泊上方,有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。

他立即瞬移过去。

湖水中,有一美人,香肩微露在湖面上。

一头青丝柔顺地披散下来。

她面容精致,眉心一点红痣,双眼虽然是闭着的,却可以看出闭合处修长、弧度迷人,一旦她睁开眼睛,只怕也是一位绝色美人呢。

忽而,她睁开眼,缓缓出声,音色如溪流潺潺,清脆好听:“不知哪位大仙大驾光临,还请出面一叙,不要鬼鬼祟祟地看着姑娘家洗澡。”

白洛迩凝眉,惊觉此女灵智了得,不由起疑。

这一片天地,近来妖魔鬼怪少之又少,因为昭禾在这里,她每天生活在这里,呼吸之间吐纳的龙气,弥漫在空气里,自然而然地起到了驱邪的作用。

以至于这一带连绵起伏的山,都不见任何山妖精怪了。

他捻着兰花指,念了一个诀,一道符咒带着金光,瞬间向水中铺天盖地而去!

女子惊呼一声:“啊!大仙饶命!”

不多时,月色之下,一只美丽的青狐被符咒从水中吸出,狼狈地摔在干枯的草地上。

符咒压身,它可怜地趴在那里,动弹不得。

白洛迩从未想到,这原来是同类。

青狐哽咽道:“大仙,大仙饶命!

小女本是山中修炼的青狐,因为修的是正道,所以意外发现此处有真龙之气,可以助小女修行,小女便大着胆子寻来了!

大仙,小女是狐类,狐类的内丹是邪道大补灵药!

如果我离开这里去往别处,我修为不够,只怕会被高于我的邪祟捉去吃了。

来了这里,我不但可以放心修行,还能驱邪避凶,明哲保身,我这才会来这里的,我真的没有冒犯打响的意思啊!”

青狐说话间,白洛迩细细探寻她身上的气息。

果然,灵力精纯,没有任何邪气。

但白洛迩依旧不愿意现出真身,也不愿意开口说话。

反倒是这青狐口中的那句“发现此处有真龙之气”,让白洛迩隐隐心惊胆战了起来。

难道,龙儿就要藏不住了吗?

白洛迩想起村里的异样,便挥舞指尖在空中写出一句金色的字,落在青狐眼帘。

他问的是:山下村庄的师级死狗死牛,是不是的杰作?从实招来!

青狐大惊失色,连忙否认道:“不是!我是修正道的!我不可能做那些事情!如果我做了,我如何能存活在这片有真龙之气的大山里!”

白洛迩心中疑惑更重。

他幻出一个小宝瓶,将青狐吸收,并且写了一行字落在了宝瓶中给青狐看:此乃天宫宝物,且在瓶中修炼吧。

下一瞬,迩迩再次回到村庄的上空。

翌日。

村民们议论纷纷,村子里没有任何伤亡。

大家都在猜测,莫不是这妖怪走了?

白洛迩一言未发,心事重重。

接下来几日,白洛迩日日隐身藏于夜空之中,以灵识监控整个村庄的动静。

一连十日,村里平安无事。

他不由想起那只青狐。

怎的把她抓了,村里就无事了呢?

她明明身上一点邪气都没有啊,也明明周身灵力纯正的很啊。

白洛迩这天晚上,不再守着了。翌日刚起身,家丁们就在院子里议论纷纷,白洛迩赶紧走到院子里询问,这才听说,村东头死了一个人,那个人死状凄惨,被人咬破了脖子,并且吸干了血,就像是之前

那些家禽死的方式是一样的。

一时间,白洛迩难以接受。

他甚至开始自责,如果他昨晚不曾懈怠,也许就能抓到凶手了。

“白洛迩!”

昭禾走上前,牵住了他的手,仰望着他:“白洛迩,最近有心事,能与我说说吗?”

白洛迩望着昭禾,一时间心中疑惑重重。

他之前的世界,真龙之气可以抵抗一切邪祟力量。

而现在穿越来的这个世界,明明昭禾生活在这里,却一而再再而三发生不可思议的怪事,莫不是这世上还有一种力量,根本不怕真龙之气?

白洛迩凝视着昭禾的小脸,越想越心惊。一如他之前对她承诺的那般,他不怕死,他只怕自己护不住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