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视频ios下载软件app

2021年6月25日 未分类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幻彩的景象中,希弥能听见越来越大声的心跳。

他明明触碰着她,为什么不能缓解这样的症状。

“绫。”他唤着她的名字,张开双手拥住了她。

“谢谢。”

心跳声更大了,他需要做点什么,才能将这焦躁和不安赶走。

感受着怀里的冷香,柔软微凉的肌肤,他鬼使神差的在她滑嫩的肌肤上亲去。

正逢小姑娘侧目,两人的视线对上,唇也顺势对上,他们亲吻到了对方。

精灵柔软的耳朵尖染上桃红,他慌忙推开面前同样微愣的小姑娘。

绫清玄完美的掉了下去。

“绫!”

绫清玄表示,精神状态下的她,摔在地上完全没感觉。

美少妇居家另类旗袍大尺度诱惑

不就是被小家伙推了吗,又不是一次两次了。

绫清玄一脸冷漠的诉说着本座习惯了。

躺在花海上,绫清玄看见了朝自己而来的希弥,他脸上带着歉意,“没事吧,我刚刚,刚刚本来是想亲的脸。”

绫清玄伸手抱住了他的脖子往下压,鼻尖抵着鼻尖,小姑娘眸色浅浅,温和道:“怎么突然想亲我?”

那种异样的压迫感又来了,这个姿势,希弥不好伸手去推,“因为……上次也亲了我的脸。”

他低低道:“礼尚往来,朋友之间都是这样的。”

“可是。”绫清玄的唇在他的唇边流连微蹭,“刚亲的是这,朋友之间不会亲这里。”

“我只是不小心。”

为什么还不松开他,他都感觉自己血液快要冲出皮肤了。

“希弥,刚刚的不小心太仓促了,重新来一次吧。”

“嗯?唔!”

鼻尖错开,唇瓣相贴,和他想象中一样的气息与他的交缠在一起。

肌肤也在紧紧相触着,带动着暧昧沸腾的气氛。

单纯在精神力的交融下,神经刺激一波波袭来,希弥泛红的眼眸中荧光闪烁。

好奇怪。

他低声闷哼微喘着,每一次交接的空隙都令他神志不清。

“不……不要。”

他受不了了。

精神力溃散散成星光,两人回到了本体中。

希弥一下软倒在地,靠着鸟笼边微喘着。

【宿主?刚刚们干嘛去了?我怎么只看到们呆住了?】zz猪脸懵逼。

精神力一般人是看不到的,zz现在虚弱也探测不到,还以为两人在罚站呢。

绫清玄回到身体里第一件事就是去扶希弥,然而鸟笼围绕的藤蔓太过错综,她没有及时扶住。

她一脸冷漠回复zz:干坏事去了。

zz:???

【这65的好感度,我怎么觉得们是去干好事了呢。】zz突然想起了精灵族他们的那种方式。

哎呀好刺激,它不宜知道。

希弥平复着心情许久,还是平复不了。

他抬眸望向绫清玄,盈盈的水光在眸中流动,“刚刚……那是什么?”

绫清玄蹲下身,和他视线相平,“接吻。”

他不是说这个。

而是那种感觉。

让他无法自控的感觉。

小姑娘见他还充斥着不解的眸色,一脸正经道:“要不再试一下?”

希弥摇着头,“我、我想一个人待会儿。”

这刚亲完就赶人了?

绫清玄还能怎么办?正规流程,只能宠着。

临走之前捏了捏失神的小家伙脸蛋。

希弥靠在鸟笼边,闭了闭眼。

……

光明殿在圣子失踪之后守着的护卫只增不减,臣民无处祷告,怨声都传到了宫殿里。

元老出面解释一番,重新设置祷告的地方,才暂时安抚了臣民的情绪。

以往白天里的光明殿臣民蜂拥,现在只剩下冷清,赫特设了屏障在自己身边,刚想踏进光明殿内,就被结界给隔开。

他愣在原地,为什么光明殿会排斥他,他明明已经重新拥有了魔法,还得到了神的眷顾。

难道……是因为这魔法里没有精灵的力量?

赫特双眸赤红,侧身看向宫殿。

精灵!

“我说,还要在这里偷窥多久啊。”比娅变成雏鸟,站在威尔的肩头。

依她的观察来看,这傻龙每天的日常太过单调了,不是去各处巡逻就是去找公主或者来监视这王后。

“不是偷窥,别说话。”

寝宫的上方,被魔法隔绝的内部半蹲着威尔。

执行任务的时候他习惯一个人,可这鸟雀非要缠着他,鉴于她是上宾,威尔不好对她动手,只能带上她。

要求是不准干扰他。

可她吐槽的声音实在太吵了,威尔开始后悔。

比娅提议道:“其实只要在她房间里设置监视魔法就好啦,这样就不用自己到处跑。”

“不行,王后的那把梳子上,带着魔法。”威尔皱眉道,要真这么简单他就不用贴身跟着了。

“这个简单,看我的。”

比娅飞出了威尔制造的屏障,直接飞了下去。

威尔瞪大了眼,想阻止已来不及,只能眼睁睁看着比娅落到了黛拉的床上。

‘啾啾!’

黛拉精神不济,这几天已经申请医生,但由于身份特殊性,和还在紧闭期,所以让医生远程观察,不得靠近。

药物被送进来之后,基本上没人逗留。

她面色苍白,气色羸弱的躺在床上,听着雏鸟那令人烦躁的叫声,睁开阴狠的眸子。

“该死的鸟,滚开。”

她动作迅速的掀开被子,比娅被掀翻的过程中飞了起来,‘啾啾!啾啾!’

装病都装得这么假,吵的就是。

‘啾啾!’

“闭嘴!给我闭嘴!”黛拉用枕头丢它,但雏鸟过于灵活,还把她自己弄狼狈了,她终于忍不住拿出魔梳。

刚想念出惩罚的命令,雏鸟就用嘴叼走了魔梳。

‘啾——!’

哇,这魔梳烫嘴!

雏鸟的鸟嘴被烫红一块,魔梳掉了下去,比娅赶紧飞走。

出师不利出师不利,得赶紧走。

黛拉忙捡起地上的魔梳,喊道:“去死吧,该死的鸟!”

一道魔法从魔梳上射了出去。

比娅飞出了屋顶,魔法跟了上来。

“啾民啊傻龙!”她的嘴怎么甩瓢了!

威尔快速将她捞进怀里,屏障承受了大部分的攻击,剩下的冲到了威尔身上。

他跌撞一下,迅速离开。

“傻龙?威尔,没事吧?”

回到房间,威尔松开了护在怀里的雏鸟,比娅变成人形,赶紧问道。“没……咳!”